3亿抑郁症,却只有130万心理人的时代!

6e77edc0456dba895e5dfefee83ac4d6.jpeg

原标题:3亿抑郁症、2.3千万精神分裂症、6千万躁郁症,与130万心理人的时代!



最近 Lancet 上的一份报告引起心理服务行业人士的极大关注,报告指出:全球日益严重的精神健康危机或许会给公众、社区,以及全球经济带来持久的危害。


全球精神健康到底存在怎样的危机?


这个危机将给我们带来哪些危害?


中国心理和精神疾病状况处在什么阶段?


壹心理团队从 Lancet 、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其它心理健康研究文献,给你详细呈现全球以及中国的精神健康状况,以及需要面对的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每年都会公布一系列关于疾病、残障和死亡的大数据。


报告指出:全球约有 300 000 000 三亿 人患有抑郁症,5000 万痴呆症患者,2300 万精神分裂症患者,6000 万躁郁症患者。


从 2005 年到 2015 年,抑郁患者人数上升了足足 18%。抑郁症已然成为了导致 “人类残障” 的第一大因素。[1]



今年下半年,WHO 发表了一份最新的 “全球各国疾病和残障情况” 排名表。[2]


在看排名之前,先来问问你:在你印象中,我国的心理和精神疾病情况,在全球范围内和所有国家相比,算是比较好的、还是差不多在平均线上、又或者是比较严重的?


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介绍 WHO 开发、并在全球推行的一项大数据统计标准:


失能调整生命年 Disability-Adjusted Life Year,简称 DALY。


WHO 认为:评估任何一种疾病与残障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单看它会折损多少年的寿命是很片面的。若是看治疗的过程会花费多少金钱,这也会因为各地的治疗标准和定价不同,导致无法客观公平地呈现全球的比较数据。


于是 WHO 联合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共同研发了 DALY。DALY 计算的是:


当某一国家的人因为一项疾病或是残障,导致生活质量大幅下降的年数,以及过早殒命损失的本来还可以活的年数。


举两个例子你就懂了。假设按照往年的大数据,我国公民的预期寿命(life expectancy)是 80 岁。


老王于 70 岁被诊断出肝癌晚期,1 年后不治身亡。


老王的失能调整生命年 DALY = 在肝癌中痛苦度过的 1 年 + 去世时离80岁预期寿命还剩下的 9 年 = 10 年。


小明于 20 岁罹患抑郁症,因为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和正确的引导,痛苦地挣扎了 2 年,于 22 岁自杀。


小明的失能调整生命年 DALY = 在抑郁中痛苦挣扎的 2 年 + 去世时离80岁预期寿命还剩下的 58 年 = 60 年。


把我国罹患各类疾病、遭受各种残障的所有单人 DALY 加和,就得到了我国的 DALY 总数。


用公式来表达就是:失能调整生命年 DALY = 因疾病和残障导致生活质量大幅下降的在世年数 YLD + 过早于预期寿命之前死亡时丧失的生命年数 YLL。



DALY 包括的不仅是英年早逝失去的生命,更包括了痛苦生活的、质量低下的那段在世年岁。世卫组织认为,DALY 可以帮助我们更加精准和全面地理解一个国家正在经受的 “疾病负担 disease burden”。


因此,DALY 越高的地方,这里的所有人、小到每个患病的人和他们的家属、大到整个国家的医疗系统等,要为这些人承受的负担,也就越高。




解读方法:2016 年我国疾病负担总值为 376370.9 年(即全国人民在痛苦中度过的低质量生命年数 + 过早死亡的年数总和)。


这是把所有生理、心理、精神疾病都放在一起的国际排名,我国已经排在第二位。


我国的 DALY 疾病负担总值,是世界第二。我国的 GDP,国民生产总值,也是世界第二。只不过,GDP 比我们高的美国,DALY 比我们低。


除了要关注 DALY 总值外,也更要看和心理健康有关的数据。我们下载了世卫组织的详细数据,用 EXCEL 表筛选了 “心理和精神疾病分类 DALY ”。


结果,排名变成了这样 


f1f19acfc26e54d880180afcfd86ab90.jpeg

↑ 点击图片可放大 ↑


这大概是我们第一次,看到我国在哪个世界排名中摘得 “桂冠”,觉得最震惊、最难过的时候了。


这也就是说:单看心理和精神类的疾病负担排名,我国位列世界第一。


从 2000 年开始,WHO 用 DALY 研究和跟踪各国疾病负担、已整整 18 个年头。如果大家都知道了、重视了这个问题,我国的排名自然不会这么高了。


不过到这里,我们还不甘心!我们觉得 DALY 总量多,也许是因为我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导致的!这年头,GDP 都要看人均,DALY 也要看人均!


于是我们重新做了份表格,按人均 DALY 重新看全球排名,结果是:


在全球 183 个 WHO 成员国中,心理和精神疾病分类,我国 2000、2010、2016 年的排名分别是 #74、#73、#81 位,算是在全球中等水平。


但如果细分到抑郁症,我国 2000、2010、2016 年的排名分别是 #73、#49、#61 位,已经妥妥进入了全球抑郁症人均负担最重的前三分之一。



回看过去这一年各大心理和健康板块的公众号,“抑郁症” 也一直是个热门话题。这说明两点:


一、就像 DALY 的数据所呈现的:我国在飞速发展的同时,推动这层发展的每一个普通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当 “所有人的生活都在变得更好” 之时,“我不能落后” 的焦虑和恐慌丝毫没有减少。


而在所有导致抑郁的原因中,在其他因素都相对持平的情况下(比如:抑郁的基因遗传短期内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这些与日俱增的压力和焦虑、及其对应的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正在加剧我们的抑郁情势。


二、当经济情况改善、我们的基本衣食住行得到满足之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心理健康,于是也就越来越关注抑郁症这类话题。



会不会觉得这些数据有点 “太夸张了”?其实,除了上面世界卫生组织列举的 DALY 数据,这里还有一组腾讯健康网、以及北京回龙观医院院长杨甫德提供的数据,个个戳心:[3]


我国的自杀率,2012 年的数据为每十万人中有 7.8 人自杀;


按我国人口超过 13亿 来计算,每年自杀死亡的人数至少是 13万,再加上自杀未遂的人数至少是实际死亡人数的 10-20 倍,采取自杀行为的人可能高达百万;


在所有自杀死亡的人中,40% 在施行自杀时患有抑郁症;


情感障碍患者的自杀死亡风险是其他精神疾病的 4-10 倍,重性抑郁患者的自伤行为终身发生率高达 86.8%


……


有句话说:“现代人的崩溃,都是悄然无声的。”


我们也许并没有能力去拯救一个已经崩溃的灵魂,但心理学告诉我们:至少在一个人崩溃之前,尽管无声,也总会存在着这样那样的 “求救信号”。只要我们有心,就能感知到。


事实上,我国已经越来越重视大众心理健康,近年来不断出台相应政策,正在向着 “全民心理身心双健康” 的目标大踏步迈进。


我国近年来越发重视大众心理健康,相应政策相继出台。


例如:2015 年 10 月  “十八届五中全会” 明确提出:要加强心理健康服务。2016 年 10 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健康中国” 2030 规划纲要》,要求加强心理健康服务体系建设和规范化管理。


我们相信: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就能让我国的心理建设更上层楼,也让每个灵魂都被看见、都找到自己的归属。


心理学长夜将逝,中国 130 万心理人请做好准备,我们一起去远方!


References / 参考文献资料:
[1] World Heath Organization's topic on Depression. http://www.who.int/topics/depression
[2]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s Disease Burden metrics (2018). 
[3] 腾讯健康网、北青网(2015)。《我国抑郁症患者超过2600万人 自杀死者四成抑郁》。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yangchao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微壳儿
原文地址《3亿抑郁症,却只有130万心理人的时代!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路人甲 表情
Ctrl+Enter快速提交

网友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