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 - 微壳儿_一心一意为青春期前后的少男少女们搭建一个你们自己的免费心理老师。 _www.yangchao.org

青春期

这家伙很懒,还没填写该栏目的介绍呢~

青春期

你这么穷,我怎么可能会和你在一起

阅读(511)评论(0)

  作者:共央君 -1- 没有想到,大学谈了五年的恋爱没成,相亲谈了三个月就把结婚提上了日程。 我和李奕在珠宝店挑选结婚戒指时,店员恨不得把所有的新款式都和我们介绍一遍。 我看着眼前摆着的各种戒指,有黄金指环的,有钻石的,有花样式的,应有尽有,但价钱一个个高得可怕。 李奕...

青春期

女人没有为你做过这四件事,你就该放下了

阅读(541)评论(0)

在所有情侣中,不会有任何一对说什么矛盾都没,什么冲突都没有,感情能不能继续,就看你们之间如何处理。是不委屈自己地据理力争,还是愿为爱而妥协的宽容。一般来说,看一个女人到底值不值得你去好好爱,就看她没有有为你做过这四件事,如果一件都没有,那么你就该放下了。 一,为你委屈自己 一个愿意为了你委屈自己的女...

青春期

你一个人住,几年了?

阅读(20739)评论(2)

不知不觉中,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了背井离乡,到大城市中去寻求更多的发展,完成更多的期待;当晚婚成为一种社会现象,甚至连结婚都成为一种选择,而不是必须。   我发现,独居,成了很多人的生存状态。   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的独居人口从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2015年全国一人...

青春期

你只是错在不该爱上我

阅读(597)评论(0)

1.很久不写和爱情有关的东西了。觉得矫情。偶尔翻翻看过去写的,会好奇自己为什么把那么私人的情感放到网上,还乐此不疲的和别人讨论。对待爱情,我总是很矛盾。我相信一见钟情,却又坚定爱情应该是不言语的,细水长流就这么一直一直走下去。很多老朋友,一定都还记得曾经有个照亮我夜空的杨姑娘,那个时候,我总是偷偷叫她司令。我们还是没有在一起。也许,她明年会结婚了吧,至少,我...

青春期

相亲,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结局

阅读(580)评论(0)

我是杨,今天想说一说相亲的事情。从没想过自己会去相亲,因为我始终觉得相亲是给好看的人准备的,我去相亲,那就是见光死。但这次我去了,确实去相亲了。你问我为嘛?原因很简单,相亲的对象很漂亮,没办法,我就是这么有原则,只要是漂亮的姑娘,就一定要见。其实,我们之前在网上已经聊了很久,她贼漂亮了,我对她欲罢不能,我老风趣了,她对我也心驰神往。她第一次给我看她照片的时候...

青春期

他其实没有那么糟

阅读(580)评论(0)

你看着坐在对面的他低头划着手机,『他变了,以前的他不是如此的。』你心里这样想,然后陷入了回忆的沉思。『唉,你不点餐吗?』终于等到他的第一句话,却充斥不耐与烦躁。突然,你感到一阵强烈的不安席卷而来,你好想问他:『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不再对我心动了?』、『你是不是已经不把我当一回事了』,但话到了喉咙又被自己吞回去,你担心成为他曾经口中那个恼人的前女友...

青春期

修得豆腐嘴,别丢了刀子心

阅读(737)评论(0)

我二十岁那年见到Kally,Kally是一家公司的人事主管。那个夏天,她是面试官,负责收割我们这群对职场充满好奇的大学生。其实,这之前,因为提交简历、咨询的关系,许多人都已经与Kally很熟悉了。后来,听说,不少人还提前在Kally的办公室出现过。自然,谁都不愿意放弃这个实习的机会,于是,拼尽全力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用一次次自己所谓的努力获得足够的熟络。职场...

青春期

你长得很美,但我得回家

阅读(571)评论(0)

1、李昂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这样的信息:想跑在大街上,去人山人海中,找一个人,借他肩膀哭会儿。李昂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同事,挺努力的一个姑娘,她的工作是文案,跟在我部门。在这一条信息下,五花回了一句:我在燕儿岛路和香港中路交叉处的酒吧,你来吧,刚腾出来半个肩膀。五花是我的朋友,他喜欢吃油炸的酥香的五花肉,就着辣子和蒜片,用苏子叶那么一裹,一口咬下去,那种人生叫做:...

青春期

好好活着,好好生活

阅读(615)评论(0)

《一路向北-周杰伦》单曲重复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是单曲重复这首歌边听边写的。这次从昌吉回来的车上,我这2小时车程中,我想明白了一个生活道理。先从日常说起,我接触英雄联盟也就是lol已经3年多,快4年了,原本是和朋友一起玩,那时候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也很开心。可时隔4年,他还在网吧,我却从乌鲁木齐工作换到了家乡。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游戏了,那是因为我们都很少...

青春期

用力地生活,只是因为拥有想要守护的人

阅读(741)评论(0)

一2013年,公司接了一个500强品牌的全国路演,那段时间项目很密集,人手不够用,我被临时调去项目组支援,负责盯路演活动的现场。那一站是在上海港汇广场。晚上6点多,活动快要结束的时候,督导阿和跑过来,说:“姐,今天我能不能先撤啊?”我说:“再等一个多小时就撤场了,怎么,你晚上还有安排?”阿和说:“我晚上还有一个家教,在松江大学城那边,有点远,想早点过去。”用...